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聚焦 > 一线| 博世投资搭建中国本土化团队 提升投资节奏
一线| 博世投资搭建中国本土化团队 提升投资节奏
发表日期:2018-11-04 17:45|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一线| 博世投资搭建中国本土化团队 提升投资节奏

资本寒冬降临,博世创业投资的合伙人认为这只是正常的市场周期,他们非常坚定的看好中国本土市场。

资料显示:2017年全球的销售额是780亿欧元,全球有40多万雇员,2017年息税前利润是49亿欧元。2017年博世在中国的销售是149亿欧元,博世在中国有近6万名员工。所以中国对博世来说是非常大的市场。

博世创业投资,隶属于德国博世集团的投资公司,已经成立10年。三年前,博世创业投资开始在中国做投资,2018年在上海设立办事处,正式筹建本土化团队。

博世创业投资关注的四个领域与整个博世所关注的四个领域相吻合:1、自动化和电气化,包括现在所有智能化的努力方向;2、能源效率;3、使能技术,英文叫Enabling technology,有些新的技术可以让新的产品和服务形式出现;4、医疗保健体系。他们看好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物联网和自动驾驶等领域。

近日,腾讯科技《一线》采访到了博世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Ingo Ramesohl博士;博世创业投资合伙人蒋红权博士;博世创业投资合伙人兼中国区负责人孙晓光,同时他也是博世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中国区的业务负责人。

他们三位从不同维度聊了聊博世创业投资全球的一个概括,他们的投资标准和投资逻辑,以及他们对中国市场和中国技术创新的看法。

以下是采访实录:

问:能否介绍下博世创业投资?

孙晓光:博世这个企业有130多年的历史,创投这个部门是从2007年开始,有10年的历史。斯图加特是(创投)公司总部。经历了很多年的发展,我们开始在中国投资是2、3年前的事情,今年在中国设了新的办事处,真正有本地的员工在这里,作为全球团队的一部分。

我们今年还做了一个开放式创新平台,除了实际投资外,有一个新的努力,可以有更多创业性的公司,让他们能够接触到博世内部各部门各种各样的资源,寻求合作的机会。我们所投资的方向是要扩展公司产业生态,寻求新的发展方向。

我们不仅要做直接投资,也会拿出一部分的资金,作为LP,投到其它的基金当中。可以看到,这里面我们作为LP参与了一些其它的基金,包括美国的SIERRA,中国的金沙江联合资金和GOBI,因为他们带来更多的交易流量、投资的机会和特定领域的知识,我们可以互相互补。

过去在中国投了两个公司,今年开始在国内有落地团队,我的团队还在扩展当中。为什么会这样做?对博世整个集团来讲,中国是非常重要的市场。

问:博世创投在中国还是属于比较低调的企业,做了10年,这是第一次在中国市场发力。这次针对媒体发声是募资方面的需求吗?还是也有其它方面的考虑?

Ingo Ramesohl:您刚才问到我们的目的,大概有两个。第一,今年夏天我们在德国有一个10年庆典,邀请了很多的媒体。没有中国的媒体,因为太远了。借今天的机会也向大家介绍博世创投10年的历史。第二,我们在中国设立投资公司有3年了,今年真正开始有本地团队在本地直接服务。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一步,借此机会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件事。

蒋红权:刚才您问到是不是想融资,这个问题大家可能都想问。实际上,博世创投所有的钱都是从博世集团来的,不需要在外面融资。

问:是否可以具体介绍一下你们的投资思路?

Ingo Ramesohl:博世公司的经验也是如此,博世创投要寻找的是技术、模式上有真正创新的企业来进行投资。并不是与博世集团竞争性的,而是在我们所谓的“搜索集群”的新领域当中的公司。也不是某个领域里面有一些小的提高性的,而是寻找可以真正带来大的改变的形式,比如是让过去没有现在有的这种公司。

问:从资料里看到,从2500家选100家,再选择6家。这个甄选,可能有很多做固态的、做物联网的,选择的标准是什么?博世创业投资的方法论是什么?

Ingo Ramesohl:除了投资公司本身给博世带来的价值外,通过我们看2000多家企业的过程,其实我们很清楚了解到当下的趋势和最新的技术。在这2000多家里面,我们选100家可能和博世有合作的机会。在这范围中,我们再筛选出6-8家真正去投钱。

在我们选择的标准,最先考虑的是企业是否符合博世的发展战略,应该和博世的业务形成互补,或者提供另一种角度能够解决技术问题。其次,技术和商业模式本身应该是可以规模化的并最终能成为一个大的企业,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全球最好的团队。这些团队可能来自于美国、欧洲,或者中国,我们不在乎他所在的地区,而是更关注他是否是最适合这个话题的企业。

除了这些首要考虑的因素,我们也会考虑这些企业是否有其他的投资方,我们希望能和VC,特别是来自中国的优秀的投资方形成同盟。我们从来不希望单独的做交易,我们希望能达成同盟合作。

蒋红权:我们选择的方法,是从很多公司当中进行筛选。主要还是先看大方向,我们先找到的公司,它是可以改变世界的,这是大方向、大趋势。另外一方面,我们先要看,这个公司是不是和博世有战略意义。这是第一个筛选条件。

在此之后,实际上是看各个方向,比如团队怎么样,公司发展前景如何?总结来说,如果看教科书,如何筛选公司这些内容都有,因为我们是很系统的去看这些公司。如果要说哪些东西是重要的?这不能泛泛来讲,要看这个公司在什么阶段。第一,团队非常重要,在此之后,不同阶段的公司会有不同阶段的重点。初创公司,我们很看中技术的创新能力,或者说这个技术有没有可能改变整个行业?

这时候,并不是很在乎这个团队能否立刻商业落地,因为那个可以再下一步做。如果这个产品成功了,我们可以将这个团队组建起来。如果是商务模式的团队,像升哲这样的,我们会看你有没有能力将你的产品落地?不同的阶段我们要看不同的重点。

问:在中国三年才能有机构,今年是设立办事处。是双币基金吗?会成立新的基金吗?会有大概的规模吗?

Ingo Ramesohl:全球单一基金。这个基金是全球的,并没有细分每个区域多少钱,而是全球在同样的题目当中寻找最好的公司。经常看到的情况,我们星期一的合伙人会议上讨论一个人工智能的公司,说这家公司是中国的,这家公司是以色列的,这两家公司差不多,为什么我们会投这一家?这完全是全球平衡。

问:中国市场非常重要,是差不多近十年来外资公司的共识了。三年前我们设立机构,今年是办事处,为什么是2018年这个时间点在这里设立办公室?

Ingo Ramesohl:可能有点晚,但不是最晚。我在国内工作了很多年,我对中国很了解。以前的经验是这样的,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因为我们仅仅关注最尖端的技术,这样的情况下,往往是国外最尖端的技术引进到中国,然后转化成生产力、转化成市场。最近几年会发现,在中国会有本土产出的最高精尖的技术。从我们的理念来讲,这几年是进入深技术很好的时候。

孙晓光:刚才提到了人工智能,这不是10年前有的,这是最近2、3年的现象。

问:您方便点评一下从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物联网、自动驾驶这些领域,中国本土的技术和全球大致是怎样的情况?

Ingo Ramesohl:物联网方面,我认为中国要比其它地方先进得多。一方面,中国人比较(容易)接受新事物,市场和人口(基数)非常大,像升哲这样的公司,很容易就可以将技术产业化。

孙晓光:因为物联网有一个规模概念,很小的市场,很难产生经济规模。

问:中国的投资策略和全球的投资策略有什么不同?

Ingo Ramesohl:从大体上讲是没有区别的,全球都是一个战略。落地的点上可能会有区别。

问:投资节奏,也是每年6到10个?

孙晓光:不,这个会大大增加。

问:中国团队的规模是怎样的?

孙晓光:现在我们有三个人,在快速增长的过程中。从0到3人,是过去6个月发生的变化。

问:您刚才提到对VC来说反而是个机遇,是不是指泡沫破裂,估值下降,我们可以以更低的价格做?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